前不久中国妇女研究会的一位副会长建议:为给女研究生争取时间,舒缓婚恋难题,可将女孩入学年龄由6周岁提前到5周岁。

红网刊载张楠之的评论文章认为,从某种意义上讲,“剩女”增多是社会进步的反映,这意味着女性自我意识增强,受教育程度的提高,对婚姻质量有了更高追求。“剩女”虽是一个社会问题,但绝没有严重到多数人嫁不出去的程度。据民政部门的统计,我国结婚的人数每年都在增长,这说明,成为剩女的仍然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。一小部分人群的问题却要由所有女孩来承担,“一人生病,全家吃药”显然很不合适。

将女孩的入学年龄提前一年,就意味着男孩的入学年龄比女孩晚一年,同龄男性毕业后更会被一些高学历“剩女”看不上眼。

高等教育与婚恋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问题,不能把婚恋难题归罪于教育时间长短。这一问题的解决需要政府、社会和家庭、个人等多方努力。但是,教育本身绝不能成为“替罪羊”。